博客网 >

念亲恩3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 终于,看见了高速公路的出口,一排亮亮的路灯闪着耀眼的光芒。我突然感到一阵兴奋,已到了武汉,那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到我们的新家了,想到这里,人也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  武汉,我曾经和父亲来过不少次,但都因为年纪太小,也就没有太多的感觉。父亲每次出差到武汉,总要带着我,即使是自己出旅费也在所不惜。记得上初一那年九月,我刚刚报了名,父亲就要出差。父亲问我愿不愿跟他去武汉玩,只要我愿去,他就给我请假,我还能有不去的吗?于是父亲给老师撒了个谎,让我做了他的一条小尾巴。

      在武汉,给我映象最深的就是长江大桥。为什么呢?起因得从黄鹤楼说起。从来都说黄鹤楼是天下第一楼,更有古人崔灏写出了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的名句。慕名而往,父亲带我乘车前去游玩。

      几千年留下来的古楼,确有它的迷人之处。当我站在它的脚下时,仰面望去,感到了它巍峨的立于云端之上,俯首看着人间,记录着千百年来人世间的风云变换,人世沧桑。我手抚着墙壁,感受着千年文化留下的古色古香的韵味和归去来兮的鎏金岁月。

      但当我走进楼里面时,看到的景象让我的心产生了一股落寞之情。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,没有高大的空间,四周摆着一些柜台,显得那么拥挤,灯光也是昏暗的。看到这些,一股压抑之感憋闷心中,再也没有兴致呆下去。

      父亲看着我执意要走,也就随了我。出了黄鹤楼,要回武昌,父亲出差的地点在武昌。我提议走走长江大桥,父亲答应了。

      走长江大桥是我今生最后悔的事,也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。乘车过来的时候并没觉得它有多远,二十几分钟的事,让我和父亲走了将近两个小时,而且过了桥也不是就有车可以乘坐,还要走好远,才能找到站牌。好几次我耍赖不想走了,但父亲连哄带骗的拖着我,终于还是走过了那座大桥。那次,真正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长江第一桥,跨江最长的桥。我想,我是再也不想走那座大桥了。
汽车很快就上了汉宜高速公路。汽车的奔驰带来的线性运动景色,很快就冲淡了我与父母分离的哀愁。

      汽车奔驰着,开车的师傅给我们讲着他走南闯北的经历。别人的事到底也提不起我的兴趣,只有丈夫和他兴致勃勃的聊着。

      我默默的看着窗外,这时已是深冬景象。路边的农田里裸露着秋收后农作物的根茬,在很远的地方,偶尔有那么一两株老树伸着光秃秃的枝桠,瑟瑟的立在寒风中。虽然没有春天的繁花似锦,夏天的火热繁盛,秋天的殷勤成熟,但冬天却自有它的一派寒瑟风景,也能引起人们一股落寞的诗意感觉。

 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们停止了聊天,静了下来。丈夫开始打起了瞌睡,司机自管自的开着他的车。虽然是高速公路,但卡车的年龄限制了车速,依旧不紧不慢的向前行驶。

     夜色渐渐深了起来。路边的景色陷入了昏暗之中,漫漫的再也分不清界线。走在前面的汽车早已没了踪影,偶尔从后面追上来一辆小车,但很快就把我们甩在了后面,渐渐远去。我们的卡车在黑暗中孤独的行驶着。

     冬天的天色到底黑的早,才6点多钟,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。汽车的车灯能照见很远
,却还是感觉黑暗包围着我们。偶尔有车从对面开过来,亮亮的车灯让我感到一丝暖意,原来我们并不孤独着。


     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梦语葬无花 / 念亲恩2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cb83184929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